WX

开放梗题授权,表明出处,但不接受无授权转载
被我发现会🔫🐴
借我梗的朋友在LOFTER上发的最好@一下(娇羞)

我是WX
有删文和修改的习惯
杂食党老年人,但不代表没有雷点
严重拖更x

我永远爱评论.jpg

啊啊啊啊啊!梗被抱去写联文啦!!!!!!


……挺无奈的,之前一个文手用过我的梗写过东西,后来发现她可能注销了

……

但我还是很开心


跳坑了,跑去DC了,先混上两年说




只是露个脑袋



明天祝我生日快乐啦
B612咔叽太强了,虽然我不会用】
过生日了麻烦让我矫情一点吧】

问一下列表的粉们你们是想吃冰火天使夜ec和全员的长篇还是幻红绿寡古海锤基盾铁猎莱

没人理我先写绿寡和幻红】


【Gamquick】candy or daddy?

· @韩格 我可以,我没问题👌🌝
·人设是叉男进化版,青少年我👍👀
·译名可以翻译成蜜糖或叫chuang……
·(过激发言.jpg)进化版老万不配拥有Wanda,进化版老万不配拥有Wanda,进化版老万不配拥有Wanda。养不了就别生,后期搞得姐弟关系这么僵(呸
·Remy真没黑化,只是单纯的占有欲和ALPHA本能】

Bobby的能力其实很好玩
夏天是中央空调,冬天人人看见绕道走】只有小火很嫌弃地给他带围巾抱住他,然后被开心的Bobby举高高了呢【放我下来!John式脸红限定.JPG】
两人之间的身高差好好玩,摸头亲吻之间只要冰人稍微弯一弯身就可以,然后小火疯狂喝牛奶结果还是长不高被亲了【你妈
Bobby能力真的好玩×2有些时候必须保持身体是冰的状态,看见小火身体会不会变成水蒸气呢(会死吧x)
“我好讨厌我的能力,因为只要我一看见你,别人就都知道我喜欢你了。”←这种样子

想写冰火长篇
就是Bobby和Peter生气打赌,说毕业那天会追到喜欢的人,此时离毕业还有49天
然后Bobby火气下来就是那种不是太明显但又无法忽视地跟小火接近,到最后终于在一起的这种傻白甜】
然后John说没那么简单,之前你追我的方式太土了。我再给你49天让你追到我这种】
冰火好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姐妹们确定不来一口吗?!!!!!!

就是,没人吃进化里的牌银吗
叛逆少年Peter和大叔Remy也挺好吃的】
Peter青春期不知天高地厚,去赌场偷钱包时被Remy抓住,结果一来二去去哪儿都有他
气不过的Peter就照绊子给他,结果载到对方手里了
abo挺香的,被下药被迫发情的Peter不知道怎么办,以往都是服用抑制剂结果药店关门,揪着Remy衣袖眼眶通红,嗓音都染上了几丝情欲的味道
进化里不是有那种喝了变种人的能力会失效还是怎么,假设Peter喝的就是那种叭

Gambit:糟糕,是进局子的感觉(不是)
然后做的时候一直安抚,哭唧唧的Peter身子白的像是能掐出水,只知道求着Remy快一点】少年青涩的反应真是♡p♡想看Remy做一半教Peter说黄话,不说不做那种】
紧身衣真的好🐍情啊,想看Peter穿紧身衣里面塞道具那种,爽到说不出话然后又死撑没事,档位突然调高甚至用能力跑到偏僻地方小声呻吟

进化版的万磁王不配拥有旺达,旺达好惨一姑娘呜呜呜,很小就被他丢进疗养院一类,养不起就不能别生吗,后期老万还靠别人能力洗去了这些记忆,改成了他和旺达之间美好(没有真实发生)的记忆,虽然惨但买个你头真洗不了白【……

【EC】至所有我曾“爱过”的男孩(2)

Summary:Charles在高一那年因一次愚蠢的真心话大冒险中,被迫给自己的五位男性朋友各写一封充斥着真情实感的情书,其中包括他所暗恋的竹马——Erik Lensherr。本以为升入高三后他的学习生涯同以往一样平静无波,却因“情书”的流出把Charles的校园生活搞得天翻地覆……

·我又开始了】
·铁查闺蜜情,铁查闺蜜情,铁查闺蜜情,相信我】

瓶子转了几圈,最终缓缓地指向了Charles。他挑挑眉,身子向后倚去,满不在乎地说:“大冒险,你们准备让我接受什么惩罚?”
如果当时的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决定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麻烦时,他一定会选真心话,把自己小时候的黑历史扒的一干二净也没问题。
“给自己最亲近的五个男性朋友写情书?”Charles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Emma,你在开玩笑吗?”他不小心对上了Erik的目光,像触了电般飞快地收了回去。
被称作“白皇后”的少女耸肩,不怀好意地对他说:“Charles,愿赌服输,难道你想换一个?”
和她从初中就同班的Charles十分清楚Emma的性格,她的内心可不像外号一样纯洁无瑕。Charles咬咬牙,皱着眉说:“写!我写!”
“Hank,Logan,Alex,还有Erik和花花公子Tony。必须真情实感,引人入胜,还要附上地址。”Emma扬起嘴角,满意地看着Charles的脸色由红转白。
Hank也就算了,为什么还有Tony?他跟他除了都在校辩论队上,哪有什么亲近的地方。还有他的历史老师Logan,确定不是Emma想看他出洋相吗?
再多问一句估计自己的下场会更惨,他只好站起离开,示意自己退出游戏。
他没有注意到在他转身时,Erik眼神中浓浓的不满和敌意。
Charles快速回忆完往事,一直被忽视的记忆猛然涌出,他觉得自己头有点晕,如果五封情书都被寄出,那么Erik……
那封情书是里面最长的一封,鬼知道他会不会厌恶自己,或者他恐同?Charles不敢想象Erik的反应,Tony的话在他耳边响起,却模糊不清。
他两眼一黑,彻底的昏了过去。
“嘿,Charley①,醒醒,醒醒!”
“哈!哈……”“Charles!”Hank在一旁握住他的手,眼神中满是关切,一旁削苹果的Raven有些不满地看了他一眼,Hank急忙松开了双手。
察觉到这一切的Charles的脑中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别猜了,我和Hank就是在谈恋爱。”Raven把二郎腿一跷,看着Charles的脸色又一次崩溃。
“你和Raven正在谈恋爱!?”Charles大叫一声,看着自家妹妹一脸嫌弃的样子,心里不知该说些什么。
“喔喔喔,看样子你们先解决完家事后我再进来?”Tony拿着一个果篮,倚在门口挑挑眉。
“所以,除了我和Hank,你还给另外三人写了一封情书?”Tony啃着甜甜圈(他从哪里掏出来的?Charles这样想)满是惊讶地说。
“Alex,Erik,还有Logan。Charles你可真是不害怕。这种东西写完后不应该扔了吗?”Hank摇摇头,有些可怜自己的朋友。
因为有一封情书我真想寄出去啊!Charles捂住了脸,试图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Raven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弱弱开口:“哥,你是不是喜欢Erik?”
“不不不不不怎么可能他是我的朋友啊Raven你想错了哈哈哈……好吧我就是喜欢他,你是怎么看出来的?”Charles放弃了抵抗,努力地把自己缩成一团,此时此刻的他像一只软趴趴的猫。
Raven咂舌一声,不顾身边Hank和Tony震惊的表情,继续说:“还需要看吗?你一看到他就像是吸了猫薄荷的猫,就差趴在他身上了。学校里你和他在一起的时间(这里Tony呦了一声)都比你和我相处的时间长,而且每当有人提起Erik,你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而且耳尖都红得透明。Charles,难道你当周围的人都是白痴吗?”
“咳,没关系,Charles。”Hank急忙打圆场“我们绝不会因为你是同性恋而疏远你,我们是你的朋友,不是吗?”说到这他看了一眼Raven,少女叹了一口气,轻轻握住他的手,说:“抱歉,Charles,是我太过火了,我不该那么对你。”
“没事,Raven。”Charles朝她笑了笑,他知道Raven的性格直爽,只是这样在他人面前出柜让他有些不自在。
看热闹不怕事大的Tony回忆了脑海中有关Lensherr的记忆,猛的一拍手,说:“我想起来了,是不是那个德裔犹太人?”
Charles点点头,Tony摩挲着下巴,下一句彻底让Charles脸红起来:“听说他那里……”他用手比划了一个客观的长度“你见过吗?”
Hank有些崩溃地大喊:“Tony,他们是朋友,不是炮友好吗?还有你不是已经和Rogers在一起了吗?”花花公子咬紧牙关,恶狠狠地说:“别提他!为了他发小,他居然和我冷战?现在我一想起这事儿我就上火!”
Raven拍拍他的肩,深有体会,同性之间的爱并不是如常人想象的那么美好,争吵从来不会在他们间缺少。
又见证了朋友的变相出柜,Charles已经心如止水,他顺手接过Hank递给他的纸杯,没想到后面Tony的话让他一口水喷出来:
“嘿,不如这样,”Tony打了个响指,不怀好意地笑了笑。
“我当你的男朋友如何?”

①Charley:私设为大家对Charles的爱称(人人都爱Charles(不是)

【牌银】QUIET ROOM

·灵感来源于同名日文歌曲quiet room(有机酸是我爹啊啊啊啊啊!!!声嘶力竭.JPG)
·感觉这首歌在我的脑补之下好适合牌银】
·一直以来都是老万欺负儿婿这次换换口味)
·写了不到五分之一差点泪奔,Peter真的被我写的好惨呜呜呜
·仔细一点看可以发现剧情和歌词基本上都是对应的√

“安静点,白发小子!”男孩狠狠踹了一脚铁门,柜门发出的巨大响声吓了Peter一跳,他把自己蜷缩的更靠近里面狭小的空间。
外面孩童的嘻嘻哈哈的声音对Peter来说刺耳至极,Peter小心翼翼地透过缝隙想看看他们,却又被响声吓得缩了回去,额头狠狠撞上了铁制柜壁。
听着他们的脚步声渐渐远去,Peter顾不上疼痛,绝望地大喊:“等等,你们要去哪里!?别丢下我!”
一个尖细的男音传来:“你好好待着里面吧,说不定等你死了尸臭味飘出来才有人发现你!”话音未落便引起了他们的笑声。Peter还想说点什么求情,可远处传来的碰门声让他彻底跌入了谷底。
现在是星期五下午4:03分,Magda该担心了。Peter透过缝隙看清了手表所指向的时间,抱紧自己瑟瑟发抖,那群孩子拿走了他的外套,他只有一件薄薄的短袖可以御寒。美国的初秋已经夹杂着寒意,Peter的声音因刚刚的喊叫变得嘶哑起来。
他沉沉睡去。
等到再次睁眼时,时间竟然只过去了两个小时。Peter却觉得除了异常的饥饿和口渴外再无异样。他止不住地颤抖,眼泪夺眶而出,外面的声音在他耳中异常缓慢。
有人吗在吗谁来救救我无论是谁都可以谁能找到我求你了放我出去我快死了谁能来救救我上帝有人能发现我吗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啊啊啊啊!!!!!!!!!
他一直这样待到第二天的清晨。
本以为没人会来找他,Peter彻底放弃希望后,柜门突然被打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递给他手,对以不正常的速度抖动的Peter温柔地说,回家吧,孩子,一切都过去了。
Peter抬起满是泪痕的头,呆呆地把手递给了他。
可笑吗,讽刺吗?
他,Peter Django Maximoff,竟然在遭受校园暴力后觉醒了他的变种能力。

Peter在警务室里啃食着面包,他费力地吞咽下去,透过窗看着他的母亲正跟警察交涉。
他端起早已凉透的水喝了下去,随着警员离开了房间。他看见Magda跑过来紧紧地抱住他,不断地问他究竟出了什么事,可Peter只是一味的用沉默来回答。
回到家中,他才向母亲展示了他的能力。Magda的眼中充满了震惊和不敢相信,可她还是给了Peter一个拥抱,不断地安慰着Peter,亦或是安慰自己。
Peter一动不动。
这件事不了了之,他对警员的沉默,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说明Peter是被人为关进去的。
在这件事结束后,Magda不断叮嘱Peter一定不要在别人面前展示自己的能力。
—因为我是个怪物?他在上床前这样问道。
—不,不是。Magda皱着眉对他说。—因为他们会厌恶你,你有他们没有的能力。
—Peter,你的能力不是一种诅咒,而是一种天赋。总有一天,你会因为拥有它而自豪。她吻了吻Peter的额头。
那些人还是在嘲笑和欺负他,不过Peter靠着他的能力躲过了不少。在他们堵住他时,Peter还能跑到楼上扔下灌满水的气球,听到他们的咒骂声后,Peter嗤嗤地笑了出来。
可一次次的欺侮,让Peter开始烦躁起来。
终于在Peter忍无可忍之时,他靠超级速度找出了Magda的点38,在天黑时找到了那群孩子。
他对准为首的孩子的心脏开了枪。
子弹缓缓地射出,穿过空气准备要缓缓地夺去那个孩子的生命。
Peter会看着子弹穿过他的心脏,对方的嘴角会从一开始的上扬到下垂,鲜血会以对Peter来说再缓慢不过的速度渗出,带走那个男孩的生命力。
而没有任何证据证明Peter杀死了他。
可就当子弹即将穿透对方的心脏,Peter的手开始颤抖起来,他没有任何权利夺走对方的生命。可他的大脑却想让他完整地观看这残忍的一幕。
最终他咬咬牙,伸手握住那枚滚烫的子弹,把它狠狠丢在地上,转过身子背着月光跑去。巨大的负罪感充斥着他的内心,左脚不小心踏入昨天下雨遗留下的水坑,被水花溅湿了鞋子
那群孩子在嬉笑之间只感受到了一阵风,没有注意到脚边的子弹和危险。
Peter始终是个懦弱的孩子,永远只会逃避问题。

事后Lily①问他,他为什么会习惯这一切,为什么不告诉警察真相。
Peter有些无奈地笑了笑,低下头温柔地对她说:
“我已经习惯了。”
他伸出小拇指,对她说:“来,Lily。我们做个约定,你不能告诉妈妈或是其他人我的故事,这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对吗?”
Lily笑着答应了他。
他真的习惯了。
习惯了接受别人厌恶的目光;习惯了接受对方的唾骂;习惯了接受他人的恶语中伤。
也习惯了无法改变这些的懦弱的自己。
幼年的他坐在跷跷板上,翘起的那一段没有人来。公园里孩童吵闹游玩,唯独他失去了可以快乐的权利。
他看着男人不带感情地看了他一眼,松开了握住他的手,不带留恋地扭头向远方走去,消失在一片浓雾之中。
不,爸爸,别走!别离开我和妈妈!!!
Peter猛然睁开了眼,月光透过窗户撒在他的床上。小小的孩子坐了起来,眼眶里不断涌出大滴泪珠,滴落在他的胳膊上。
眼泪反射着窗外明亮的月光,像是小小的灯光。

Peter快速地奔跑在公路上,把之前的名片随手一扔,跑进了古堡,拉出了面临着危险的众人。
唯独没有Alex。
他呆呆地看着Scott在一片废墟上寻找着Alex,失去了自己哥哥的少年红了眼角,而Peter只是说:
“我很抱歉,我没有看见你哥哥……”
“即使我很快,但我,但我也……”他停了停,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说出剩下的话“我也来不及救出所有人……”
Scott站在破碎焦黑的砖块上,好像下一秒就要倒下一样。Peter看着他低垂着头,苦涩不断地涌上心头。
在终于打败天启后,Peter拄着拐杖上了阳台,看着窗外明亮的月亮。
Hank向他走来。
“怎么了?”他笑着说。
Hank愣了愣,继续张口说:“Peter,我很谢谢你救出了我们……”
不等他说完,Peter就打断了他:“因为我是Quicksilver啊。”随即他低下了头“我很抱歉我没有救出Alex。”
“这不是你的错。”Hank拍了拍他的肩“你救不出所有人,你已经尽力了,Peter。”
Peter朝他露出了一个微笑,说:“谢谢你,Hank。”
在倒下后,他看着Hank瞪大了眼睛,他用尽全力朝队友们扯出了一个微笑。
你看啊,Hank,这次我救出所有人了。Peter这样想着,各种杂乱的声音徘徊在他的脑中,终于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连Remy都忘了他和Peter究竟是怎样认识的,等他反应过来,他的记忆里全都充斥着对方的身影了。
本以为他会把这段恋情当做生活中一个略有趣味的插曲,却越陷越深,不能自拔。他的记忆还时不时地浮现着两人的第一次接吻,被别人灌得迷迷糊糊的Peter在亮着昏暗街灯的酒吧后面,踮起脚尖吻住了Remy,少年口腔中的朗姆酒和水果的清香味道挑逗着他的舌尖,Remy愣了愣,然后迅速地回应着大胆的男孩。
这件事后,每当Remy用上扬的声音说起Peter那晚有多么火辣时,对方总是红着脸用能力把Remy的嘴用胶带粘的严严实实,仿佛这样就可以抹去那些记忆似的。
Peter跑的实在太快了,快到连只有在他临死前Remy才找到他。
偶然一次Gambit碰到了Logan,感谢上帝对方没有朝他比爪子。自此上次的见面已经过去了几个月,两人聊天叙旧。
正当Remy带着担忧的语气提到Peter,Logan皱着眉头向Remy说出了Peter的外貌,他瞪大眼睛盯着Logan,脑内开始各种猜想。
“我在外面听到某个心灵感应者用能力封锁了某个变种人,能力是速度一类的……”他看着Remy重重地放下酒杯,眼中闪烁着不安分的红光,哑着嗓音对他说:“谁是那个心灵感应者?”
“冷静,Remy……”Logan皱了皱眉,自此失去记忆以来,他从来没见过什么事情让Remy动怒。
“告诉我Logan那是谁!!!”靠,Remy疯了。Logan暗骂一声。所幸酒吧里的人都专注在摇滚乐里,没人在意他们。然后他一五一十地把自己所知的情况告诉了对方,看着Remy抽出几张美钞扔给他然后推门而出。
Logan挑挑眉,权当是给自己和Remy的酒钱。
他们惹着不该惹的人了,他吸了一口雪茄,摇晃着玻璃杯里的威士忌。

“你是谁?”穿着橙色制服的两人拿着枪对准眼前的男人。
“叫你们老大滚出来见我,我还能放他一马。”他握紧手中的铁棍,如鸽血般的瞳眸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你到底是谁?!”对方有些不耐烦了,手中的枪已经上好膛,下一秒就能夺人性命。
两张扑克牌插入他们的喉咙,给地面添了几分血色。爆炸彻底暴露了他的所作所为,然而Remy丝毫不受影响,一脚踹开了门。
脖子上的铭牌折射出一小片光斑。
Remy把棍子对准眼前的胖子的喉咙,有些厌恶地说:“省省力气吧,心灵控制对我没用。”然后他掏出点38对准对方的眉心,向前走了两步,突然笑着说“枪可能会对你起点有趣的作用。”
Remy手中把玩着一叠扑克,灵巧地翻墙越过了铁门。矗立在水池中的雕像转身露出机枪,本是绿化的树丛也在不知不觉中换成了武器。他咂舌一声,几张扑克牌应声飞出。
等到Charles和其他人匆忙跑出来后,看见Remy握紧铁棍支撑着身体,对方还笑了一声,用夸张的语调对众人说:“Xavier先生,我带来Peter能醒过来的方法,你可还真是还我一份大礼啊。”

“你确定吗?”教授不赞同地皱起眉“我用尽一切办法都无法进入Peter的大脑,就算这样能够成功如果给Peter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相信我,教授。”Remy打断了他“我相信一个人面对死亡说的都是真话,在不快点Peter就在也醒不来了。”
Erik不满地说:“我们凭什么相信你?就凭你找到了撬开了那个人的嘴知道了救回Peter的方法?万一你是想杀他结果又是怎样?”
Remy深吸一口气,安慰着自己眼前这是未来岳父和岳家母千万别大动肝火,勉强扯出一个微笑,说:“先生,请你相信我,我绝对不会害一个对我无害的孩童……”尤其是在他还是我的小男友的情况下。
“相信你?”Erik彻底不耐烦了“我该怎么相信一个三更半夜闯进学校,宣称自己能够救人的疯子?”
“Erik!”Charles冲着Erik喊,他的怒气才有那么一点消退,却仍然紧盯着Remy。
“凭我是他的男朋友。”
Raven倒吸一口冷气,然而Remy还不肯放过Erik,他走向Erik,步步紧逼着对方。
“凭我是您未来的准儿婿。”
“什么?”Erik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大脑似乎停止了运转,他无法想象Peter竟是他的亲生儿子。他望向了老友,Charles郑重地点了点头。
Erik颤抖着双手,耳边是Peter在天启一战所说的话:
“我……我也是为了我的家人而来……”
Remy似乎还不肯放过他,咄咄逼人的话语不断涌入Erik的耳中:“他为了你,冒险进五角大楼救出了你,面对天启时却不退缩,但你却对他有过一点关心吗?”
“但我是他的父亲……”
“难道你还算是一个父亲吗?!!”Remy瞳眸中的血色不安分地游动,他指尖紧握住的红心3闪烁着危险的红光,要不是Hank飞速地横在两人之间,Remy下一秒好像就要提起Erik的衣领给他一拳“你对Peter究竟了解多少?你知道Peter被关进柜子里才觉醒了能力吗?你知道Peter是一个脆弱的孩子吗?你知道Peter有多害怕告诉你他的真实身份因为你一直以来都推崇强者至上,而他却是个懦弱的孩子吗?Magneto你有真心地关心过Peter一次吗??!”

Remy的怒火终于发泄出来,Erik此时却脆弱的一推就倒。所失去的亲情能在这个银发少年延续,但他能原谅这样的自己吗?
被惊醒的Jean悄悄地在Scott脑子里说:虽然对不起Erik,但我觉得……他真活该。Scott毫不否认地点了点头。
Charles听到了这一切,无奈地叹气。但推着轮椅来到Remy面前,说:“Gambit,你说你能救下Peter,那么请你快点开始吧。”
他带着对方出了房间,其他学生也被Hank和Raven带回卧室。Charles回过头,略带无奈地看了Erik一眼,对方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他需要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你确定吗?毕竟我还曾未将一个人的意识……送到另一个人的大脑。”Charles担心地问,他同样迫切地希望Peter快点醒来,却也不想让Remy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
“开始吧,教授。”Remy没有正面回答问题,只是注视着陷入昏迷的Peter“这是唯一能够救他的方法。”
Charles闭上了眼。
Peter的精神世界糟糕透了,这是Remy唯一的想法。
到处都是残墙破壁,破碎的石头堆积在一起。所视之处皆为黑暗,寒气透骨。一种无言的悲伤淹没了他。
“Peter!你在哪里?”Remy环视着四周,周围安静到可怕。一种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
门?他颤抖着双手打开了它。
“放我出去!求求你!”稚嫩的童声穿进他的耳中,Remy不可置信地扭过头,橱柜门不断发出响声,却没人知晓。
亲眼所见总比他人描述所带来的冲击更加直观,他想去打开门,眼前景物扭曲成一团,随风而逝。再次出现在Remy眼前的是另一道门。
这样反反复复几次,Remy看见了Peter不同时期的记忆。没有一个是让Peter感到快乐的,Remy咬紧下唇,再一次推开了门。
不透光的房间里,中间坐着背对着他的Peter。

Remy颤抖着双手,想去得知这是幻想还是真实的Peter。双手传来的温热触觉吓了他一跳,还有Peter。
他一把抱住对方,呆愣着的Peter不知所措,而Remy在他耳边说:
“我找到你了,Peter。”
“和我一起回家吧。”
Peter推开了他,留下发愣的Remy不知所措。
“Peter?”Remy叫了一声他的名字,被对方的话打断:“滚。”
“什么……?”“我说快滚!”Peter彻底发怒了“赶紧离开这里!这里马上就要就要毁了,你会死的!”
Remy拉住了他的手,说:“那你呢,准备死在这里?”“不然呢?”Peter嗤笑一声,弯曲上扬的嘴角让对方觉得心惊“难道你还要让我回到现实世界,继续留在你身边?”
“你觉得我还小对吗?那天是最后一夜吧,你只是想玩弄我的感情然后把我丢到一边不是吗?这难道不是你吗,情圣Gambit?”
“可我是真心爱你的……”Remy懵了,什么最后一夜,他完全不知情。脚下的世界突然晃动起来,Peter淡然地看着一脸惊愕的对方,缓缓开口:“快走,这里马上就要毁灭了,赶紧离开,Remy。”
“那你呢?”Remy又问了一遍,眼前的人冷酷得像极了Erik“Peter,难道你真的想死在这里吗?”
他看着对方咬紧了下唇,继续开口:“你其实不想死,这是你的心灵世界。之前我所看到记忆是你故意做的吧,说明你想让我救你……”
“我明明不值得这一切,为什么你还要救我!?”Peter朝着他大喊,眼泪争先恐后地涌了出来。身后的墙壁开始随着主人的情绪波动开始破碎“你快走啊,我不想让你死!明明最无用的是我啊!!!”
Remy拉住他的手,朝着世界崩塌的反方向跑去。
“为什么你要救我,我难道值得被爱吗?!”Peter的眼泪顺着脸庞不断滑落,一直以来被压抑的情感被得以释放,胸腔内不断堆积的压抑感逐渐消失。
他看见Remy回过头,温柔地对他说:
“直到最后不要侧目地看着我。”
“答应我,Peter。”
Peter哭着点了点头。
一阵柔缓的风包裹住了他。

“Peter?Peter?醒醒……”一阵缥缈的声音呼唤着他,他费力地睁开了双眼,左手酥麻的触感让他感到一阵莫名其妙。
他扭头对上了Remy那双充满血丝的眼睛,对方看到他醒来叹了口气,有些支撑不住地倒在他的怀里。
Peter有些慌张,手忙脚乱却不知做些什么,Remy觉得好笑,轻蹭着对方的脖颈处,惹得Peter一阵脸红。
“……你还好吗?”末了Peter冒出一句。
Remy觉得低着声音对他说:“当然。”
“只是答应我,别再离开我了,求你了,Peter。我太害怕失去你了……”说到最后男人嗓音中夹杂了一丝哭腔,Peter愣了愣,只是微微抱紧了他。
“我答应你。”

Peter怀里的Remy:装惨成功√
一旁躲着的老万:虽然我真他妈感动但那是我儿子Gambit给我离他远一点早恋有罪
老万脑子里的Charles:闭嘴吧Erik你忘了Peter早成年了吗

①Lily:这里捏造名借指电影《X战警—逆转未来》里Peter在家看电视抱着的那个小女孩

鹅鹅鹅我解释一下后面剧情
Peter在某次任务后陷入沉睡,大脑一片混乱。教授也没有办法,Remy长时间没见到Peter开始担心起来,与Logan某次谈话时得知消息提着幕后黑手的狗头(?不是)来到学院,不顾危险拯救了Peter回到现实这种狗血剧情】
牌银热度好低,明明都是我写的为什么狼队热度涨得这么快呜呜呜我的眼泪不值钱6.6黑凤凰Peter和Kurt我觉得要凉卑微粉丝可以拥有逆转未来的能力吗(卑微.JPG)